设置

关灯

2(H)

推荐: 凌虚阁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    肖钦一边扯褪湿透的衣服,一边走出浴室,懒得换上睡衣,只用浴巾胡乱擦干了身子绑在腰间。身后还传来女人低低的哭喊和水花翻腾的声音,他铁了心不去理会,点了根烟坐下来。
    胯间的阳具早已肿胀不已,将浴巾高高顶起摆动。他想起梁鹿躺在地板上淫荡地搓着自己的奶,扭动下身的样子,鬼使神差地,开始隔着浴巾用手抚弄自己胀到发疼的肉茎。而此时从浴室传来的女人娇媚的吟哦,无疑为他的欲望火上浇油。他掐了还没抽完的烟,躺靠下来,撩开浴巾,让滚烫的肉棒弹跳出来,暴露在空气里。他握住自己的肉茎前后套弄,满脑子都是她嫩生生的身子,想象自己的大肉棒此刻正插在她流满淫水的穴里,被她紧紧地加咬住。他呼吸渐重,撸着包皮飞快地上下动作,过了许久,终于松了马眼,将浓稠的精液射到地上。
    松开已经疲软的肉棒,他放松下来,懒懒地靠坐着喘气,震惊这个没见过几次面的女人对自己的影响力,否则他一向寡欲,不至于这样。等他从发泄的快感中清醒过来,才察觉房间里安静的诡异,梁鹿不知何时停止了呻吟,竟然一点响动都没发出来。他觉得隐隐有些不对劲,便系好腰间的浴巾,起身到浴室查看。
    等他到了于是看清楚,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    梁鹿居然侧着头,咬破了自己嘴边的胳膊,正眯着眼,神情恍惚地舔伤口!
    他快步上前,掰过她的脑袋不让她再撕咬自己,轻拍她脸蛋:“梁鹿!你清醒一点!”
    女人涣散的眼神慢慢聚焦,看着眼前的人,伤口的刺痛淡去,体内针扎似的瘙痒又开始蔓延,她痛苦地扭动挣扎:“呜呜呜……难受……好难受……”
    她的伤口被扯动着又开始溢出血珠。肖钦赶紧松了她手腕间的束缚,又将她从浴缸内捞起,抱到客厅找东西包扎她的伤口。
    梁鹿一挨上他结实的身子,就低叹出声,急不可耐地伸出湿滑的小舌头舔弄他的脖颈,挺着丰满肿胀的奶子贴着他赤裸的上身摩擦,一边难耐地轻哼。
    肖钦顾不上阻止她,只满房子找包扎伤口的东西,最后从行李里翻出来一件干净的衬衣,一边撕成条,一边将梁鹿往床上带。为了腾出两只手给她包扎,他只得用整个身子将她平平压住,固定在身下,只留出受伤的那只胳膊,对她道:“别动,给你包伤口。”
    忽略身下柔软湿滑的触感,他快快地包扎好她,坐起身,捞起床头的电话一刻也不挺地打给张文恩。
    “喂!你那方法顶不顶用?怎么人都开始自残了?”
    “嗯?唔……”不满男人的身体离开自己,梁鹿皱眉,哼叫着自己爬起身,不知羞耻地坐上他的大腿,将自己送进他怀里,拉起他空着的一只手放在自己颤抖的奶上揉搓,用他掌间的硬茧摩擦发硬的奶头,一边倾身张嘴含住他的耳垂,在他耳边呼气低吟:“啊啊……好痒呐……”
    来不及捂住梁鹿的嘴,她的声音便传到了话筒的另一边。
    电话那头的张文恩瞬间就明白了过来,合着这哥们原来是自己碰上了这种事。那会打电话也不说清楚,还一副帮别人打听的语气。
    张文恩是早就看不惯自己这好友整天围着工作,过得跟苦行僧一样的日子,当机立断决定做回好事,收回嘴边的话,装作什么也没听见的样子,换了说辞, “哦?自残?那就麻烦了啊……那肯定不是一般的药!我听说现在市面上有一种很厉害的药,吃了以后必须要跟异性交合,否则就会出事啊!好像是引发心脏病还是脑溢血来着……总之很危险,会出人命……”
    没等那边说完,肖钦就烦躁地扔了电话,神色复杂地看着眼前动作放荡的梁鹿。
    她骑在自己的大腿上,急切地前后滑动屁股,模仿性交的动作,摩擦着阴户,在自己的腿上留下一条条湿痕,而他也能感受到她紧贴着的花瓣和穴嘴,湿润柔软……
    她似是察觉到了男人热烈的眼神,于是动作地更欢快,抱着他有力的胳膊挤压自己的双乳,微眯着眼抬脸看他,眼神无助,张开小嘴吐出浪语:“嗯……好想要……求你了……”
    肖钦的太阳穴突突地跳,终于,他捏着梁鹿的脸,将她推倒,压在身下,粗声问:“看着我!知道我是谁吗?”
    女人依旧不安的扭动,眼神却没有离开他,软软开口:“恩……肖总啊……一直都知道……”
    听她这么说,肖钦心里莫名地松了口气。他低下头,凑到她的唇边,紧紧盯着她,不知她还有几分理智,却仍是认真地问:“你可想好了?”
    穴嘴被男人硬硬的棍子隔着粗糙的毛巾顶着,梁鹿的心神早就飘了起来,只想让他快快地插进来,哭喊出声:“肖,肖钦……呜呜……求求你……给我……”
    肖钦理智的弦再也绷不住,自觉多说也无用,垂眼看着她泛着粉色轻轻抖动的肉体,眼角忍不住轻闪,终于扯开了腰间的浴巾,露出狰狞的凶器,抵上她翕动湿透的穴嘴,道:“这就给你!”便狠狠地刺了进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