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番外7吃粉

推荐: 凌虚阁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    经过前两个月的紧张焦虑和小心翼翼,梁鹿逐渐接受了自己即将当妈的事实。
    肚子还没有鼓起来,身体的其他变化倒是逐一显现。
    她变得畏寒、嗜睡,对气味敏感,甚至频繁起夜,最近开始,情绪也波动剧烈了,易暴躁,易生气。
    肖钦一方面很惯着她,由她无端地发脾气闹性子,从不生气,另一方面,又对她管得很严,不许爬山旅游,也不许出席粉丝和品牌的活动。
    梁鹿因此与他置了好一阵子的气,收获无果后,才渐渐收了心,平日里拍一拍自己的视频,好吃好喝好睡,安心养胎。
    直到有一天,照顾孕期饮食的阿姨,隐约其辞地提点,“肖总最近在家的时间……是不是少了点呀。”
    阿姨入行多年,经验丰富,火眼金睛,没少和梁鹿唠这半生经历的所见所闻。
    闻言,梁鹿心里一惊,想了想,好像是这么回事,最近确实没怎么在意身边的男人。
    当天晚上,她留了心观察,只见男人过了晚饭时间才回家,与她的对话,十句有九句都是跟肚子和孩子有关的。
    他一到点就准时洗漱上床,手掌搭在她肚皮上,例行公事一样,从后虚抱住她睡觉。
    梁鹿不死心,往后靠了靠,后臀去蹭他下腹,他却退身重新拉开距离。
    心里顿时泼下一盆冷水,凉透了,梁鹿几乎已经肯定,这男人有问题。
    她一时间伤感落泪,痛心他们的感情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。而更糟心的是,身后的人根本没有发现她的异样,呼吸均匀,已然入睡。
    第二天起床,梁鹿昏昏沉沉,打开衣柜,习惯性地拿出睡衣,往身上套到一半,突然一个激灵。
    自从不怎么出门后,她几乎天天都是这几件睡衣换着穿,已经持续多久了?再转头看梳妆台,除了偶尔做视频上镜需要,有多久都没碰过化妆品了?
    梁鹿站在穿衣镜前,看着蓬头垢面、神态疲倦的女人,斗志突然就被勾起。
    她倒要看看,这狗男人到底哪里出了问题。
    吃过午饭,她吩咐阿姨做两份冰粉打包,而后上楼,梳妆打扮。
    天气炎热,她挑了件波西米亚风的吊带长裙,胸下系带,凸显丰满又不过分暴露,裙摆浅色印花,清爽又看似随意。
    她略敷薄粉,肌肤就晶莹雪白,再添上口红提气色,临出门,又将口红换成了水嫩的粉色。
    没有提前打招呼,她一路上到公司16层,扑了个空。
    “肖总在15层开会。”秘书笑眯眯地请她到办公室里坐,上了水,识趣地问,要不要通知肖总一声?
    反正闲来无事,梁鹿摆摆手,就坐在办公室等,开始犯困的时候,门外终于有了动静。
    她透过百叶窗展开的缝隙看到肖钦,他立在门口与人说话,身高腿长,白衣黑裤,熨帖挺拔。
    他略微低头向对面的人吩咐着什么,嘴边含着笑,温和而醒目。
    他什么时候脾气变得这么好了?
    顺着他的视线看下去,梁鹿脑中顿时警铃大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