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番外7(中)

推荐: 凌虚阁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    “取什么文件啊,就不能让秘书送进来吗?”梁鹿半趴在桌上没动,拾起碗里的勺子,捏在指尖,搅啊搅。
    “秘书不太清楚,我取方便些。”他说着已经走到了门边。
    “叮”的一声,勺子轻轻砸进碗里,梁鹿声音冷淡,语调晦暗不明。
    “是取文件,还是去见什么人啊?”
    肖钦停住步子,转过身。
    刚才还好端端对着他撒娇的人,已经靠着桌子站直,侧扬着脸,抱臂瞧他。
    肖钦已经习惯了她最近突然的情绪变化,长眉微皱,却也没有生气,朝她走过来,“怎么了这是?什么叫我去见什么人,我还能去见谁?”
    梁鹿撇着嘴,好一会儿,不情不愿道:“就是周助新招的那个小秘书,小鱼!”
    肖钦想了想,开口,“什么小鱼?那是小徐,关她什么事?”
    管她小鱼还是小徐,总之梁鹿很委屈,垂着眼道:“我刚才都看见了。”
    “你看见什么了?”肖钦拧着眉,可谓一头雾水。
    “刚才在门口,你们俩说话,你是不是对她笑来着?”她终于说出来,语气近乎指控。
    肖钦默了默,不动声色弯起唇角,低声循循善诱,“是,我对她笑来着,然后呢?”
    “然后……”梁鹿哽到一半,想了想,却像是想不起来了,直接结论道:“总之你看她的眼神不对。”
    男人终于笑出来,又问:“那我应该是个什么眼神?”
    梁鹿被他的笑搅得心烦意乱,也说不清楚他应该投以怎样的眼神。
    见她一声不吭,低着眼,肖钦解释,“周围还有其他人,我又不是只对她一个人笑。再说了,我待她客气,也是有原因。”
    梁鹿终于抬眼看他,他笑了笑,简单道:“上次在美国,不是多亏了她的汤你才没有乱吃药吗?”
    彼时产检前的后怕和感激情绪一下子又占据心头高地,梁鹿自己也觉得刚才的怀疑站不住脚,是她过于敏感了。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她的心结还是没有解开。
    “可是什么? ”
    “不是小徐,那就是其他人,总之你有问题!”
    男人挑起眉,表情比刚才严肃了些,“我什么问题,你说说。”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梁鹿似有些难为情,偏开脸,吞吞吐吐,“你最近回家很晚,都不怎么陪着我、和我相处了……”
    肖钦神色一黯,半晌,转过她的下巴,看着她说:“原来是因为这个,我向你道歉,最近确实陪你少,我也知道,不过是因为公司忙,你不要多想。”
    他低着脸,眼瞳很黑,也很亮,直直看进她的眼里,温柔而又真诚。
    这种熟悉默契的感觉没有错,梁鹿不禁喃喃道:“真的?”
    他轻笑,揉着她后脑的长发,低头在她额头轻吻,“真的。”